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最新要闻 >征尘:王兆山、刘醇逸、「欧卫」与「五毛党」 >

征尘:王兆山、刘醇逸、「欧卫」与「五毛党」

【7月12日讯】乍看文题,或许会有人不清楚,这四个名词如何关联,然而略一思量,就会看出其共通之处。

王兆山乃是那个声称”做鬼也幸福”的山东马屁文人(如果他也可以称为文人的话),刘醇逸则是一个美籍台裔,然而身为纽约市议员,不为美国民众计,却对中共唯命是从。

欧洲卫星公司(“欧卫”)作为一个商业机构,原本不能和上述两位的”大名”并列的,怎奈在全球目光聚焦中国人权与”京奥”之际,却在中共的威逼利诱下,以技术问题为借口,中断了新唐人电视台在中国上空的信号,关闭了中国人了解真相的一个重要通道,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作出了耻辱的选择。

“五毛”这一名词最早见诸中共官方文件,2006年初安徽省宣传部《关于南昌、长沙、郑州宣传文化工作的考察报告》透露:”……网络评论员每月底薪600元。网评员主要职责是密切监控网络舆情,提供舆情信息,并有针对性地开展网络宣传策划、网络舆情引导工作。”网评员实行计件工资制,在底薪之上,按发贴量加薪,每发一帖,键入”网络评论员管理系统”进行统计,一帖”五毛”,”五毛”由此而来。其后,中宣部成立舆情信息局,全国各省宣传部成立舆情信息处,往下延伸,形成一套完整的网络监控系统,除专职网评员外,还临时发展和聘请网上舆情信息员,有些被蝇头小利蒙了双目的,闻风而动,兼职赚”五毛”,遂成”五毛党”。

王兆山之流,自然不会为了”五毛”去写狗屁不同的”做鬼也幸福”,刘醇逸之辈要价当然就更高,至于”欧卫”找出个有如狗屁的”技术问题”为借口,中断新唐人电视台对中国的播出信号,惦记的大概是利用中共赚取千万上亿的钞票。

然而,仕途顺利也好,资财亿万也罢,说穿了,不过是换了外表,让王、刘及”欧卫”等辈为中共效力的”五毛”罢了。中国有”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古训,也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榜样,身为华人的王兆山刘醇逸之类没有不知之理,”欧卫”等公司若想在行将就木的中共垮台后,不被中国拒之千里,亦当遵从。倘为眼前小利丧心背德,谄媚中共,待华夏子民追究尔等罪责之时,怕是天下随大而无容身之地。

征尘留诗为证:

乱世有党号”五毛”,
助共为虐罪难饶。
蝇头小利蒙心肺,
天良丧尽保红朝。
奸佞小人逞当道,
至诚君子陷樊牢。
且看华夏重光日,
茫茫天下何处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