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短语说说 >以色列教授谈卡扎菲被杀:北约三个政治傻瓜! >

以色列教授谈卡扎菲被杀:北约三个政治傻瓜!

以色列教授谈卡扎菲被杀:
.
北约三个政治傻瓜!
发表于 :38 来源CHN强国论坛

西尔维娅-兰菲:以色列国防学院国际战略研究所的教授,最近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做访问学者 谈话内容整理如下——

我们看看利比亚,无论它在全国经济上、个人的人均收入上,还是在妇女地位上,和其他的穆斯林教国家相比,它都处在富裕与优势的地位,它的社会也是比较稳定的。穷,不是利比亚动荡的根本原因。那为什幺利比亚有一些人 还要趁机搞反政府运动呢? 其实,利比亚这次动荡的原因不是它需要生活的更好,而是卡扎菲的社会主义革命 长期和传统的穆斯林观念发生着冲突,尤其,卡扎菲近年来对美国和西方的妥协投降路线引起了穆斯林世界的极大不满。但,反对派的实力小,还难以推翻卡扎非。于是,北约那三个政治傻瓜上阵了!

卡扎非终于死了,西方得到了什幺 ?

石油吗?卡扎非活着的时候,就曾在美国对奥巴马笑道:孩子,爷爷给你和美国带来了利比亚和石油。金钱吗?在与法国与萨科齐握手时,笑着说,这些钱竞选够用吗?还有什幺地方缺钱,说话。

美女吗?在与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握手时,笑着说,贝贝、哥给你带来个迷人的女朋友。

那幺,卡扎非死后,他们还能如此顺利得到石油、金钱和美女吗?保护一个投降西方的卡扎非,还是杀死一个投降西方的卡扎非,那种做法更符合西方的利益?

以色列教授兰菲说,北约的萨科齐、卡梅伦、贝卢斯科尼、是三个政治白痴。几个大国携起手来、忙乎着杀死一个小国的首领,就像大象踩死一只蚂蚁。真不知他们着急这样做的目的是什幺?难道他们就不想一想,以后,中东、非洲、拉丁美洲哪个国家的政府首脑还敢和他们做朋友?尤其,卡扎非得死、已经成为阿拉伯各国的样板,即使投降也是死,那就不如一拼到底!你们中国有几句成语:“赔了夫人又折兵” “给别人作嫁衣裳”“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三个家伙都用自己做到了。

中国政府聪明,把烫手山芋让给三个傻瓜手里了。朴实务实思维深邃的物理学与病毒学家德国女总理默克尔早已看清其中玄机,早已退出这场没有意义游戏,并且来到中国,做对自己国家有利的事情。默克尔声称支持欧盟在2016年承认中国的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作为回报,温总理也称中国将会为德国在华企业提供更加优惠的投资和竞争环境。俄罗斯也不傻,很快也跟上来了。

我们以色列在中东建国这几十年的拼搏中,深深感到穆斯林力量的雄厚,他们死缠烂打、前头的倒下来后头的又冲上来,使我们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什幺“人体炸弹”、“基地组织”、“恐怖袭击”、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只靠战争,是不能征服穆斯林人民的。以前,以色列靠卡扎菲、穆巴拉克、还能牵制一些穆斯林反西方反以色列的势力。卡扎非一死,利比亚再无人能代替老卡的作用,利比亚已经成为穆斯林的天下。现在最得实惠的是伊朗与穆斯林原教旨主义势力。

据法新社报道,利比亚“过渡委”主席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贾利勒也在庆典上作了发言,他承诺称利比亚将支持穆斯林法律, 贾利勒说:“利比亚消灭了卡扎非的社会主义,重返作为一个穆斯林国家,我们将伊斯兰教法作为立法的源头,因此,任何与伊斯兰教规相矛盾的法律在法律上都将是无效的。”“例如,在卡扎菲的统治下,一夫多妻制是被禁止的,但这在伊斯兰教中是允许的”。“以离婚与结婚的法律为例,这个法律是违背穆斯林教规的,所以它将是被禁止的。”贾利勒还宣布计划向利比亚引入穆斯林银行的做法,遵从禁止利息的原则,因为“这(利息交易)在穆斯林法律中是一种高利贷”。从而,否定了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观念和做法!

据报道,伊朗外交部发言人拉明-迈赫曼帕拉斯特对利比亚人民和利“过渡委”表示了祝贺,称卡扎菲死亡对利比亚穆斯林来说是一次巨大的胜利。卡扎非在“九一一”之后,曾协助美国在利比亚关押和审讯基地人员。伊朗希望卡扎菲的死亡为利比亚开启新篇章。

环球网实习记者陈薇报道,据法新社10月21日报道,伊朗21日对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身亡表示欢庆,并敦促北约尽快结束在利比亚的军事活动。迈赫尔通讯社评论说,卡扎菲以为向美国妥协就可以换取其儿子顺利接班,这是这位统治者后期政策最送命的错误之一。

另外,伊朗媒体还非常关注33年前在利比亚离奇失踪的什叶派宗教领袖穆萨·萨德尔的命运。 1978年 8月,穆萨·萨德尔在利比亚访问结束后离奇失踪。萨德尔失踪案多年来一直是影响利比亚与黎巴嫩以及伊朗关系发展的最大障碍。

这次资本主义的第三次经济危机,将导致中东与北非国家民族民主革命运动的兴起。脱离西方的控制,已经成为阿拉伯国家的发展大趋势,穆斯林文明将再度进入一个前景光明的新纪元的门槛。但随后开启的民族民主之路,却也为极端穆斯林势力敞开了大门。而在穆斯林社会少有的几次称的上是民主的选举中(1991年阿尔及利亚大选、巴勒斯坦的哈玛斯胜选),获胜的往往是极端穆斯林势力,因为他们坚决反美国对穆斯林国家的殖民化,获得了穆斯林人民的好感和支持。突尼斯、埃及、利比亚、阿富汗、伊拉克、恐怕都难逃这一宿命。

穆斯林分为两大教派:多数的逊尼派和少数的什叶派。什叶派唯一执政的国家就是反美的伊朗。这次动荡,特别是卡扎菲被北约无情地消灭,也为伊朗支持的什叶派登上历史舞台创造了契机。由于突尼斯,埃及由于与以色列接壤而且长期有过冲突,反美的极端穆斯林势力更为活跃。以前“穆斯林兄弟会”(哈玛斯的盟友,高举民族主义和穆斯林两面反西方反以色列大旗,在约旦、叙利亚等多个国家拥有分支)被列为非法,但事实上却一直在民间合法存在,其成员甚至可以个人名义参选有关国家的议员。强势如穆巴拉克、卡扎菲,也束手无策。人算不如天算,谁将收获“革命”果实可谓不言而喻。

卡扎菲的死亡,利比亚回归穆斯林,话语权的加重!这对穆斯林世界是福音,对西方却是对阿拉伯控制的解体,美国霸权在中东的衰落。这种局面对于置身事外的中国来说,却是受益者。“守株待兔”“孔明巧得荆州”。尤其,这几天、中国外交部发表对叙利亚政府的坚决支持和保护,立即获得中东、阿拉伯、北非国家的热烈响应。“一反一正”,使中东各国深刻感到中国在中东存在的重要地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