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最新要闻 >胡少江:G2与世界经济新秩序的博弈前景 >

胡少江:G2与世界经济新秩序的博弈前景

【4月8日讯】伦敦G20峰会超过许多人的预期,成为世界经济秩序的一个转折点。这次峰会最令人瞩目之处,就是与会各国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合作态度。促成这一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应是奥巴马,他放弃了美国习以为常的傲慢,以一种谦逊和认真倾听的新姿态,赢得了包括俄国在内与会国家领导人的好感。

我们现在还不知道胡锦涛对这次峰会作了什幺贡献,我猜想中国的贡献可能有两个,一是不带头叫板美国,二是在资金援助IMF方面,超过了会前私下谈判的承诺。中国人最要紧的是面子,既然各国都给中国面子,中国不在乎多出一点钱。

中国主流精英目前最津津乐道的,就是西方对中国大国地位的承认,国际媒体关于G2的各种议论,更是中国媒体热衷炒作的话题。在G20峰会期间,中央电视台的着名主持人白岩松竟然跑到华盛顿,与派驻当地的央视记者,共同主持了一场关于G2的专题节目。

中美两个大国经济高度依赖,对世界经济的未来,尤其是对于建设一个新的国际经济秩序,究竟意味着什幺?此次危机过后,两国经济能够为建设更公正和稳定的国际经济新秩序提供可持续的支持吗?那些热衷建立G2机制的美国精英,对中国究竟有多少了解,又有多少诚意?这里面会不会有什幺阴谋?中国精英在大国的虚荣心得到满足之后,也不得不思考这些问题。白岩松就在主持节目的时候公开表示,G2是在忽悠中国。

这恐怕代表了多数中国人对G2的真实想法。我虽然并不相信主张G2者有不可告人的阴谋,却认同中国对G2的冷淡。我相信主张G2的美国人,确实想与中国合作,但主要动机是为了度过眼下难关。至于将来,那是将来的事情。

将来会怎样?中美经济高度依赖能维持下去吗?按照经济理论,中美有很强的资源互补性,因此,那些深信比较优势学说的人,对中美经济互利互补的前景依然乐观。但是,也有不少中国知识分子和我一样,对此并不乐观。事实是,两国经济近年深度纠缠在一起很大程度是苟且之合。两国的有识之士现在都看到,只有各自进行深刻的改革,两国才能从损人不利己的增长和贸易模式中摆脱出来。因此,问题的关键已不在中美之间的资源互补和比较优势,而在于两国不得不进行的重大改革对相互关系的影响。

我认为,对中国当权精英来说,支持奥巴马雄心勃勃的改革对自己并不利,而美国也很难支持中国的改革。美国固然希望中国继续借钱给她度难关,但美国改革的方向是减少寅吃卯粮,因此,中国继续借钱给美国,并不能像过去那样,增加本国就业,反而帮助美国减少未来对中国的倚赖。美国一旦度过难关,并完成对能源的技术改造,就有能力与中国要价,约束中国。

中国精英中的敏感者已经看到了这步棋。叶檀在最近的一篇评论「防止发达国家在G20峰会后以碳货币勒索中国」中发表了如下有趣的观点︰

「笔者最担心的是,建立在特别提款权基础上的超主权货币无影无蹤,而另一种对于中国利益有极大损害的碳货币却顺时而出。既然中国提出超主权货币,既然所有各国一致同意发展新能源,那幺,建立碳货币就是顺理成章的事,这不仅堵住了中国人的悠悠之口,还达到了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作用,在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中,挂上了一条绞索。中国兴沖沖希望G20会议建立全球新金融秩序,不料有可能暗地里被出卖未来的利益。」

我不知道对碳货币的担心是否很快会成真,但我相信,在今后关于世界经济新秩序的博弈中,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对中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摩擦和冲突,不仅不可避免,而且会愈演愈烈。这并不是有什幺反华阴谋,也不完全是国家利益的算计,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那个老问题,中国当权阶层口惠而实不至,与美国和西方国家存在深刻的价值分歧,中国当权者没有诚意,更没有能力建设公正社会。因此,他们牺牲本国人民,牺牲后代和牺牲他国利益来维护自己既得利益的意图必将和民主国家发生冲突。

转自《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上一篇:
下一篇: